您的位置:鸿禾娱乐 > 科技资讯 > 暮春说杜鹃,隐于夜幕深处的

暮春说杜鹃,隐于夜幕深处的

发布时间:2019-10-25 16:16编辑:科技资讯浏览(174)

    暮春说杜鹃

    杜鹃鸟是一种非常美丽的鸟类。我们平时所称的杜鹃鸟主要包含是大杜鹃、三声杜鹃和四声杜鹃,是杜鹃鸟类的通称。杜鹃是一种有益于人类的鸟。杜鹃鸟在中国的生活历史十分悠久,在我国古代杜鹃鸟常常在诗词歌赋中见到。那么,杜鹃鸟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鸟呢?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关于杜鹃鸟的资料介绍。图片 1杜鹃鸟 杜鹃鸟资料介绍 杜鹃鸟是杜鹃科鸟类的通称,常见的有大杜鹃、三声杜鹃和四声杜鹃。大杜鹃叫声似“布谷、布谷”,所以又叫布谷鸟;三声杜鹃叫声似“米贵阳”,所以有些地方就叫它米贵阳;四声杜鹃又称子规鸟叫声似“快快割麦”、“割麦割谷”。杜鹃以昆虫为食,是着名的森林益鸟。如像松毛虫、毒蛾等其它鸟类都不敢吃,对杜鹃来说却是美味佳肴。 多数居住在热带和温带地区的树林中。大约三分之二的杜鹃,包括所有北美的种类,会筑巢且哺育自己的幼鸟;只有约三分之一的杜鹃以寄生的方式养育幼鸟。 巢寄生是一种鸟类将卵产在其它鸟的鸟巢中,由义亲代为孵化和育雏的一种特殊的繁殖行为。照片中所示的草地鹨喂食大杜鹃,就是一种种间巢寄生类型。大杜鹃是现有寄生鸟类80多种中最典型的一种鸟,它可把卵 寄生在125种其它鸟类的巢中。 巢寄生行为表现在:宿主的选择,大杜鹃在繁殖期寻找与孵化期和育雏期相似、雏鸟食性基本相同、卵形与颜色易仿的宿主,多为雀形目鸟类。寄生时间上,大杜鹃多在宿主开始孵卵之前,乘宿主离巢外出时快速寄生产卵。春末夏初,便向北飞。它自己不会做窝,也不孵卵,平均每年产蛋2-10个,却把产的蛋放在画眉、苇茑的巢窝里,让这些鸟替自己精心孵化。而且它每飞到一个巢窝里只产一个。 巢寄生的协同进化,表现在宿主卵的形态特征上。寄生者的卵在颜色、大小存有不显差异。同时宿主对卵的分辨模糊也是一个方面。对宿主繁殖影晌,大杜鹃常表现在产卵前把宿主一枚卵移走,或全部推出巢外,迫使宿主重新产卵。而一旦巢寄生的雏鸟孵 出,它又将义亲的雏鸟推出巢外的习性,从而独享 义亲抚育,这样对宿主繁殖成功率将降低。 以上就是关于杜鹃鸟的资料介绍。杜鹃鸟不仅外表十分美丽,而且这种鸟的叫声十分悦耳,现在是一种很受大家欢迎的宠物鸟类。以上内容由第一农经网小编为您整理,希望对您有所帮助。

    隐于夜幕深处的“歌手”

    图片 2

    图片 3

    “布谷……布谷……”,午夜时分,一声声圆润的鸟鸣自我家对面的圆盘(一个坐落着层层梯田的土塬,形似圆盘)上传来,把我从梦中唤醒。这熟悉的声音,将我的思绪一下拉回到了美好的童年。印象中,我那双手结满老茧的父亲,就是伴随着这熟悉的鸟鸣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地春播秋收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;我那争强好胜的母亲,也是伴随着这熟悉的鸟鸣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地洗衣做饭,喂猪喂鸡,一直操劳到灯枯油干的人生旅途尽头……

    大自然里,不同走兽类的斗争往往都是血腥厮杀,弱肉强食。那鸟类之间的斗争呢?遍地鸟毛么?众所周知,杜鹃鸟自己是不筑巢的,它的孩子都是别的鸟类帮忙养大。据《每日邮报》6月4日报道,一野生动物摄影师拍到一组知更鸟大战杜鹃鸟的精彩画面,虽两者体型相差巨大,但战斗之激烈让摄影师惊叹不已。

    ▲西藏雅鲁藏布江边遇到的杜鹃幼鸟,不记其声,不辨其谁。 戎可摄

    小时候,读李涌的小说《小金马》,开篇的那句“杜鹃清脆的叫声,迎来了麦收季节的黎明”,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极其深刻的记忆。于是,在沉浸于生动故事情节的同时,我产生了一丝探究杜鹃身世的小小心愿。稍大一些,我知道了作家笔下的“杜鹃”,原来就是我们家乡耳熟能详的布谷鸟。也就是在这时候,我又有了一个新的心愿,那就是能亲眼目睹这家乡山野间“著名歌手”的“风采”,看看它究竟是何等靓丽的模样?于是,每当房前屋后的树林里、农田中传来布谷鸟的叫声时,我都要偷偷爬起床,拿着手电筒,循着鸣叫声去寻找它的踪迹。无奈的是一次次都失望而归,为此还几次挨了大人的打。布谷鸟是大山的精灵,是丛林中寂寞的独行客。在这密密麻麻、层层叠叠的密林间、田野上,凭着我那匆匆的脚步和模糊的视线,想跟踪它与之近距离的接触谈何容易?所以,直至今日,尽管它始终徘徊流连于家乡的田野上,在更深夜静的夜晚,一如既往地为疲倦的庄稼汉们送上清脆婉转的歌声,我却一直未能完成一睹“玉容”的心愿。

    图片 4

    倘若义鸟消失,已经高度协同的杜鹃又如何繁殖?有趣的是,经过了千年万年,依旧可“听杜宇声声”,自然界实在奇妙。

    近日,我通过神奇的网络,终于揭开了布谷鸟的身世并一睹“芳容”(不过是在网上)。布谷鸟,学名杜鹃,又叫杜宇、子规(亦作秭归)、催归、鶗鴃。包括杜鹃亚科和地鹃亚科约60种树栖种类,分布于全球的温带和热带地区,在东半球热带种类尤多。栖息于植被稠密的地方,性格胆怯,所以人们常闻其声而不见其形。吃毛虫,是益鸟。体长不一,金鹃体长16公分,地鹃可长90公分。多数种类为灰褐或褐色,但少数种类有明显的赤褐色或白色斑,金鹃全身大部分或部分为有光辉的翠绿色。除少数善于迁徙的种类外,杜鹃的翼多较短。尾长,凸尾,个别尾羽尖端白色。腿中等长或较长,脚对趾型,即外趾翻转,趾尖向后。喙强壮而稍向下弯。李时珍曰∶“蜀人见鹃而思杜宇,故呼杜鹃。说者遂谓杜宇化鹃,讹矣。其鸣若曰‘不如归去’。《禽经》云∶江左曰子规,蜀右曰杜宇,瓯越曰怨鸟。《异苑》云∶有人山行,见一群,聊学之,呕血便殒。人言此鸟啼至血出乃止,故有呕血之事。”

    据悉,摄影师艾伦·麦克法迪恩(Alan McFadyen)上个月初在苏格兰柯尔库布里郡(Kirkcudbright)拍到这组精彩的鸟类大战,根据他所见,在战场附近几米是知更鸟的巢穴,它刚刚孵完蛋,看到杜鹃鸟的出现,本能的飞出来想阻止杜鹃的“鸠占鹊巢”。

    谷雨刚过,苏北的稻田该插秧了吧?

    杜鹃的啼叫声,因人的工作和心境不同,对它的理解也不同。人们各自根据自己的想象,演绎出了多种版本。久别家乡的游子,对杜鹃的叫声理解为“不如归去、不如归去”,或“快快回归、快快回归”,把它视为思国思乡思亲的“相思鸟”。如李白的《宣城见杜鹃花》“一叫一回肠一断,三春三月忆三巴”。家铉翁的《寄江南故人》“曾向钱塘住,闻鹃忆蜀乡”。文天祥的《金陵驿》“从今别却江南路,化作啼鹃带血归”。王令的《送春》“夜半子规犹啼血”等等。春雨潇潇,如烟如雾。空蒙的山谷中或是茫远的枝头上,子规一声声的凄鸣,在寥廓的天空下久久地回荡着。青衫长袍的旅人,青灯白烛下,或把酒低吟,或垂首沉思。前程,仕途,故乡,亲人……宋之问悲叹自己的失意,李白想念远在夜郎的王龙标,蝴蝶梦醒,崔涂想到了远在万里的家……夜雨中,子规在一声声地规劝着漂泊的游子——“不如早归”,而此时的游子,纵然有家也难归。蝴蝶梦中,今宵酒醒何处?手把浊酒一杯,凭窗凝望,夜色竟是那样苍凉!滴滴相思泪,融进了多少游子的辛酸?声声子规啼,叩开了几多旅人的心扉?

    图片 5

    儿时随祖父母下放在苏北农村,住三间泥草房。暮春,新稻碧绿,黛描远山,桃粉梨白星星点点。我记得在那画境里,总有人“布谷,布谷”“阿公阿婆,割麦插谷”地催,我以为是公社的喇叭,爷爷说那是杜鹃,“杜鹃啼血,落地成花”。那时我年幼,不懂。

    而种田人和懂得农事的诗人,则把杜鹃的叫声理解为“阿公阿婆,割麦插禾”或者“快黄快割”、“快快播谷”,把这种鸟视为报春鸟、催春鸟、播谷鸟和吉祥鸟。如邵定翁的《插田》“田家何待春禽劝,一朝早起一年饭”。翁卷的《乡村四月》“绿遍山原白满川,子规声里雨如烟。乡村四月闲人少,才了蚕桑又插田”。宋代蔡襄的诗句“布谷声中雨满犁,催耕不独野人知。荷锄莫道春耘早,正是披蓑化犊时。”南宋爱国诗人陆游也有诗曰:“时令过清明,朝朝布谷鸣,但令春促驾,那为国催耕。红紫花枝尽,青黄麦穗成,从今可无谓,倾耳舜弦声。”把杜鹃鸟的叫声与农事活动紧密地联系起来。南宋词人朱希真的“杜鹃叫得春归去,吻边啼血苟犹存。”更是充分地反映了杜鹃为催人“布谷”而啼得口干舌苦,唇裂血出,认真负责的精神。

    艾伦表示:“我在英国已经拍摄过杜鹃鸟已有六年多了,但我从来没有目睹过这样的事情。能够捕捉到这一组精彩的图像,对我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成就。我梦见过我有机会拍到精彩的镜头,但这一幕来得让我感到有些震撼。”

    杜鹃作为名称,亦花亦鸟,相传杜鹃花因杜鹃鸟而名。杜鹃鸟并不真的啼血,只是它口内一片猩红,让人误解。不少杜鹃花开时艳红一片,被附会成杜鹃鸟血染成,看似顺理成章,实则毫无干系。

    在春夏之际,杜鹃鸟会彻夜不停地啼鸣,它那凄凉哀怨的悲啼,常激起人们的多种情思,加上杜鹃的口腔上皮和舌头都是红色的,古人误以为它“啼”得满嘴流血,因而引出许多关于“杜鹃啼血”、“啼血深怨”的传说和诗篇。我国民间广泛流传着望帝化身杜鹃的传说,说的是在古代蜀国有个名叫杜宇的开明皇帝,当他看到鳖相治水有功,百姓安居乐业,便主动让王位给他,他自己不久就去世了。望帝死后,化作杜鹃鸟,日夜啼叫,催春降福。这个美丽的传说牵动了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骚客的心,历代这方面的诗词举不胜举。唐代诗人李商隐七律《锦瑟》则成为其中的巅峰之作: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茫然。”杜鹃那“惯作悲啼”的鸣叫,使许多愁肠百结的人心酸肠断。自唐代以后,它就被汉族称为“冤禽”、“悲鸟”、“怨鸟”,无数文人墨客为其吟咏诉冤。天长日久,杜鹃鸟被推上了“文化鸟”的宝座,定位为一种可怜、哀惋、纯洁、至诚、悲愁的象征。

    图片 6

    鹃这个字从鸟,左半边修长的样子,酷似杜鹃的体形,于是一众体形修长的鸟被归在了鹃形目。杜鹃的杜字相传来自鱼凫王杜宇,杜宇随武王伐纣功成,称帝于蜀,后失权丧国,愤懑而死化为杜鹃,日夜悲啼,“一叫一回肠一断”。于是乎,伤春怀乡苦,子规寄兴亡,子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个常见意象。子规是杜鹃的古称,据说,全国各地古往今来,杜鹃鸟有四十多种名称。“千山响杜鹃”,杜鹃这两个字有时特指大杜鹃(Cuculuscanorus),有时是一类鸟的泛称。不管怎么称呼,它们实在是太常见或者说太容易听到的一类鸟了。这类鸟被归在鹃形目下的杜鹃科,现生约29属,150种以上,分布在除南极以外所有的大陆。它们中,有的美若精灵,比如马达加斯加岛上的九种马岛鹃,有的地上疯跑,比如美洲的两种走鹃(Geococcyx),形形色色不一而足。但更多的杜鹃外形实在太像,如果要分辨出元方季方,就得仔细倾听它们的叫声,比如“布谷,布谷”的,是大杜鹃,“阿公阿婆,割麦插谷”的那是四声杜鹃。

    在大自然中,杜鹃只不过是鸟类家族的普通成员,是一种不甚起眼的小鸟,但是科学界却对它颇有微词。古希腊著名的哲学家、科学家、亚里士多德在他的名著《动物志》中就不客气地写道:“杜鹃在群鸟中是以卑怯著名的,小鸟们聚集起来啄它时,它就逃之夭夭。”杜鹃为什么要逃?自然是明白自己做了亏心事。人们说它飞翔的时候,喜欢模拟鹰隼的姿态,“狐假虎威”地吓唬其它小鸟。成语“鸠占鹊巢”中的“鸠”,说的就有杜鹃。杜鹃的孵卵寄生性特性见于杜鹃亚科的所有种类和地鹃亚科的3个种,即产卵于某些种鸟的巢中,靠养父母孵化和育雏。杜鹃亚科的47种有不同的适应性以增加幼雏的成活率,如杜鹃的卵形似寄主的卵,因此减少寄主将它抛弃的机会;杜鹃成鸟会移走寄主的一个或更多的卵,以免被寄主看出卵数的增加,又减少了寄主幼雏的竞争;杜鹃幼雏会将同巢的寄主的卵和幼雏推出巢外。某些杜鹃的外形和行为类似鹰属,寄主见之害怕,因此杜鹃能不受干扰地接近寄主的巢。因此,许多人给杜鹃安上了“恶鸟”的称谓。网上有人在动物“王国”挑选出10大欺骗“高手”并列了一个排行榜,杜鹃名列榜首。看来,杜鹃鸟的名声实在不怎么好。

    从拍到的图片看,知更鸟一直在空中像杜鹃发起攻击,并用它的小爪抓向杜鹃,杜鹃则呆在木头呈防御姿势。随后知更鸟更是落到杜鹃背上,这过程中双方交互攻防,激烈程度让摄影师惊叹不已。据艾伦表示,最后结果是知更鸟“守巢”成功,杜鹃鸟离去。

    杜鹃的英文说法是cuckoo,来源于古法语cucu,听起来也是对它们叫声的拟音。这个词音再转,就变成cuckold,跟汉语俗语里的绿帽子同义。这是因为,明明一窝柳莺,郎情妾意你侬我侬,结果辛辛苦苦孵着孵着孵出一只杜鹃,鸟爸爸岂有不怒的道理。这个字眼在莎翁的戏剧里多次出现,但那完全是误会,不同的鸟之间怎会偷情。《诗经:曹风》里早有记“鳲鸠在桑,其子在梅……在棘……在榛。”鳲鸠就是杜鹃,古人早就知道杜鹃“生子百鸟巢,百鸟不敢嗔,仍为餧其子,礼若奉至尊”,亚里士多德著名的《动物四篇》里也有记述,这讲的便是杜鹃著名的巢寄生现象。

    然而,作为一个农民的后代,我还是宁愿相信有关杜鹃的褒义描述。毕竟这“布谷布谷”的叫声中,含有劝农、知时、勤劳等正面意义。回首前半生,我始终脱离不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。那是我的故土,我的根。不论何时何地,看到这片土地,就会想起布谷鸟,就会想起不辍劳作、辛勤耕耘的乡亲们,就会想起如何才能保住脚下仅存的这方净土,让里面永远长出绿色无污染的谷穗、棒子和糜黍,而不是长出一堆缺乏人情味的钢筋水泥建筑群。

    图片 7

    所谓巢寄生,就是自己不搭窝,专把卵产到其他鸟的巢里,下完就走,不仅不孵卵,幼鸟的养育也完全不请而托于宿主鸟,好像后代跟自己完全无关。比方大杜鹃,已经记录的宿主鸟超过100种,而一只大杜鹃雌鸟每个繁殖季能分别在20多个窝里产卵,逼迫那些巢主成为养父母。杜鹃雏鸟也非善辈,经常先于养母的亲儿孵出,一出世便喙钩背拱地把其他卵弄出巢外,每日里大嘴一张,满口猩红让养父母误以为养了一个饿痨鬼,不辞辛劳地往来穿梭,仆仆哺喂。小家伙长得快,经常还没出巢,体重已经在养母十数倍之上,可怜那些被寄生的小鸟,茕茕地站在养子肥硕的背上,竟然不知道养的不是自己的孩子。

    “布谷……布谷……”星隐月斜,曙色熹微。院子对面的山塬上,布谷鸟仍在不倦地歌唱。万籁无声,唯我独醒。伴随着这天籁间最美妙的歌声,我披衣起床,来到窗前写字台前坐下,打开电脑,在键盘上弹奏出一首从心底里流出的“乐章”。

    杜鹃鸟,属鹃形目杜鹃科,体型和鸽子相仿,但较细长,而且飞行急速无声。杜鹃因常常“布谷、布谷”的给老百姓们报春,所以被称为“布谷鸟”。此外它们在民间被誉为“吉祥鸟、幸福鸟”,古代文人还留下很多关于它们的文学作品:“杨花落尽子规啼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”“杜鹃叫得春归去,吻边啼血苟犹存。”

    其实,这些义鸟并不是从一开始就不认识自己的孩子,它们能认出哪些是自己的卵,哪些不是,并不是随便下个蛋在它们窝里,它们就会孵。但它们不会想到,每一只雌杜鹃长大后,都会再产卵到它义表兄妹的巢里,因为它们的卵和义表兄妹的几乎一模一样,无从区分,这是自然选择的结果,也是杜鹃与义鸟协同进化着的斗争。

    那么,就让我把这首“乐章”回赠给你吧,布谷鸟,你这隐于夜幕深处的“歌手”!(晋能集团四通煤业 马关锁)

    图片 8

    杜鹃的种类那么多,被观察到有巢寄生行为的只有五十九种。围绕着巢寄生还有很多事我们不清楚。比如,杜鹃跟随义鸟长大,从小到大没见过同类,春天来了,它们怎么找到如意郎君?一说,它们的叫声已经被遗传所固定,不需要学习,所以每种杜鹃啼声各异,那是它们找到自己种族的方式,果真如此?

    不过在繁殖行为上,杜鹃却是巢寄生中的佼佼者。数据统计,它能把卵寄生在125种其他鸟的巢中。杜鹃借巢时通常会先吃掉或扔掉寄生巢里的一颗蛋,然后把自己高仿的蛋下到这个巢里,接着离去不管了,当然这种行为都是在暗中进行。要是被发现,就如这图片一样被“打”了。

    再比如,巢寄生的结果,杜鹃显然占了便宜,不用花精力养育后代,便可以产更多的卵,繁育更多的后代。但那些义鸟肯定吃了亏,辛苦劳作一无所获,长此以往,义鸟何以为继?倘若义鸟消失,已经高度协同的杜鹃又如何繁殖?有趣的是,经过了千年万年,依旧可“听杜宇声声”,自然界实在奇妙。

    图片 9

    写到这儿,又想起爷爷,明明该在城里做工,却要被下放去占农民伯伯的草房。如果爷爷们下放得多了,伯伯们住哪里?吃什么?还好,还好,后来我又跟着爷爷奶奶回到苏州。乡下那三间泥草房被邻居伯伯翻新成了青瓦房。

    根据科学研究,杜鹃之所以能成功产下与各种巢主相仿的蛋,主要是雌杜鹃具有异染色体,这种决定卵的性状的基因只有雌性杜鹃遗传有,雄性杜鹃身上不具有。神奇的时,杜鹃蛋孵化的时间远比其他鸟类要短,加上杜鹃鸟宝宝背上有个敏感区域,一接触到鸟蛋或雏鸟等硬物时,会条件反射把这些物体推出巢外。最后成功霸占鸟妈妈的哺育食物,尽快成长。

    姑苏城,阊门外,远远地,寒山寺的钟“播鼓、播鼓”地响,一声紧似一声。

    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7-04-21 第4版 自然)

    本文由鸿禾娱乐发布于科技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暮春说杜鹃,隐于夜幕深处的

    关键词: